2013年图书热门变乱盘货:王岐山引率领人荐书热

  回想2013年的图书出版行业,最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那位睡梦中的女作家——82岁的艾丽丝·门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将“短篇小说”带回大众视线。而在中国文坛,依然长篇盛行,贾平凹、余华、韩少功、苏童、阎连科等先后推出新作,他们的视角大多对准现实生活,处理故事的方式各有不同。

 

  在“全民阅读”列入全年立法计划的8月,年满10岁的上海书展走向成熟,引领阅读季。“送别”是个伤感的词,2013年我们送走了捧红韩寒、郭敬明的新概念之父赵长天,还有那位爱猫的“祖母级”诺奖得主莱辛……但也有好消息为这一年画上句号,国家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延续宣传文化增值税和营业税优惠政策的通知》,有望助民营实体书店走出寒冬。

  荣耀 短篇小说作家门罗获诺奖

  中国主流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让百年诺奖跟中国人的距离更近了。喧嚣之后,莫言称他最期盼的就是新一届诺奖的揭晓,“到那个时候,估计就没人理我了”。

  10月10日,当瑞典皇家文学院公布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时,故事的主人公爱丽丝·门罗还在睡梦中,女儿叫醒82岁的母亲,告知得奖消息。随后的一切很平静,平静到本人都没有去领奖。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再次成为配角,而莫言则到台湾享受清静。

  随后的“诺奖效应”卷土而来,新经典文化紧急加印20万册《逃离》,该书登上各大图书畅销榜。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江苏人民出版社和译林出版社,为门罗的七部小说集版权陷入“内战”。同样是在2013年,我们还送走了另一位“祖母级”诺奖得主莱辛。

  评说

  诺奖评委会给门罗的授奖词十分简单“当代短篇小说大师”。此前,中国读过门罗书的人不多,翻译家李文俊是唯一翻译过门罗小说集的人,对于大批采访的记者,李先生多少有点不耐烦,“我翻译这部作品还是当初的稿费,你们再怎么采访我,稿费也不会增加了。”这番话引发的是另一种思考,每年诺奖引来出版热、读书热,这种阅读的热度可以再长久一些。

  生存 “野草”要关门推动扶持政策

  7月初,一条“又一家书店要关门了”的微博,让位于北师大东门的野草书店一夜成名,那句“没有书店的城市多么荒凉”再度刺激了很多人的心。购书读者大批涌入,解了这家小店的燃眉之急,而店主却担心“读者的热度也就这两天”。

  截止到昨天,这家不幸变幸运的书店依然顽强地生存着,只是店内“新书7.5折”的简易广告牌多少有些刺眼。

  近些年来,在北京极具代表性的第三极、风入松等老牌民营书店相继关张,全国连锁的光合作用书店也人去楼空。

  野草书店经媒体报道后,也引起了北京市新闻出版局的关注,他们联合《京华时报》等多家媒体面向社会征集扶持政策,政策的制定需要调研和实践,这种态度无疑是积极的。

  近日,实体书店的经营者们又迎来一则利好消息,国家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延续宣传文化增值税和营业税优惠政策的通知》。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这意味着全国大大小小的民营实体书店、网上书店将享受税收优惠。

  评说

  《独立书店,你好!》已经出版到第三辑,每一辑都有书店消失,该丛书主编薛原说:“书店承载的是一种记忆和情感,书店消失后等于把人的一段记忆抹去了,很残酷。”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在近几年的两会中也多次就扶持实体书店问题提交议案。实体书店的生存不能仅靠政府的扶持,打铁还需自身硬,坚守底线、转变经营思路是每个店主应该思考的。

  尊重 作品入选教材明确稿费标准

  一篇小说、一首诗出现在中小学课本中,应该付给作者多少稿酬。这个数字不仅各大教材出版社的说法不一,甚至连作者本人也算不清楚。今年10月下旬,澳门银河开户,国家版权局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公布的《教科书法定许可使用作品支付报酬办法》,终结了这桩“悬案”。

  该办法自12月1日起已经正式实施,对教科书使用已发表作品支付报酬问题进行了明确与规范,其中文字作品规定每千字300元,音乐作品每首300元,而美术作品、摄影作品每幅作品200元,封面或封底400元。此外,对于诗歌等较难界定字数的问题,《办法》也进行了详细规定,而且具有强制性。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是这则办法出台的推动者之一,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更关心的是《办法》实施后的落实情况。浙江少儿出版社副总编孙建江曾经有4篇作品被选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幼儿师范学校语文教科书》,这些作品近三年的稿费是由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代转的。《办法》出台后,像孙建江这样的作者拿到的稿费会更多,而且更加理直气壮。

  评说

  对于这些作者来说,教材稿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一种尊重。孙建江的一篇作品曾被香港某出版社选入教材,出版社给他寄了一份合同,合同上除了“您是否同意我们使用您的作品”这样的条款之外,在稿费条款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请您在稿费栏上填上数字。”

  争议 余华长篇《第七天》被质疑是新闻串烧

  从数量上来说,2013年是长篇小说的出版大年。贾平凹、韩少功、苏童、阎连科、马原先后推出了《带灯》《日夜书》《黄雀记》《炸裂志》《纠缠》等长篇小说,金宇澄的《繁华》让读者感受到方言写作的美丽,而王蒙的长篇《这边风景》也擦拭尘土,重新示人。另一位重要作家余华,蛰伏7年后的长篇小说《第七天》出版后却引来众多争议,一度批评的声音要远大过赞扬声。

  余华与贾平凹、阎连科一样,将视角对准了现实生活。不同于《带灯》的以小见大,也不同于《炸裂志》的“神实主义”,《第七天》中的故事被质疑是串联了大量了新闻事件。余华本人的回应是,7年前《兄弟》出版时也受到过猛烈的质疑,还被说成是中国所有小说里最烂的,他解释说:“《第七天》是我距离现实最近的一次写作,我写下的是我们的生活”。

  评说

  “我已经触碰尖锐现实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在年末,冯小刚的电影《私人订制》陷入了和余华一样的困惑。年末,余华的这部《第七天》也被有的媒体评选为最令人失望的小说之一,《第七天》是金子还是土块,时间是最好的证明。老一辈作家在关注现实生活,而作品却让一些读者觉得无力。这种“触碰现实的无力感”值得思考。

  脚印 上海书展10年低调开幕有内涵

上一篇:湖南一周热点事件 长沙择婿标准吓退常德小伙   下一篇:2019,这些热门大事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