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向东流》小人物背后的大时代

《一江春水向东流》分《八年离乱》和《天亮前后》两集,是一部在叙事跨度通战前、战时与战后三个时期的银幕史诗巨片。影片讲述了进步知识分子张忠良一家在抗战中的不幸经历:老父惨死于敌人之手,弟弟忠民参加了抗战游击队;妻子素芬与老母四处漂泊,历尽艰辛,最后流落上海街头,素芬不得不到一家有钱人家做女佣;忠良饱经磨难,九死一生,与家人早已失去联系,最后到达后方都城重庆。痛苦的经历和复杂的环境慢慢地改变了张忠良,他投靠了重庆的交际花王丽珍,并一步一一步地成了投机的老手、商界的红人。战后,他以接收大员的身份回到上海,住在王丽珍的表姐何文艳家,与之勾搭成奸。素芬恰好在何文艳家做女佣,发现真相后痛苦不堪,将实情告知婆母;老母前来问罪劝说,但张忠良仍不敢当王丽珍的面明确态度,最后素芬绝望投江自杀。

《一江春水向东流》通过一个家庭的悲欢,以极为广阔的人生画面,将人民在抗战中的苦斗和受难、在抗战后继续忍受欺压与凌辱的境遇诉之平银幕,从而让人们去清醒地认识和思考:这究竟是为什么?影片有三条情节线:一条是素芬与婆婆、孩子所经历的苦难生活,真实地表现了抗战时期沦陷区和国统区人民的贫困与痛苦,有着强烈的控诉作用;另一条是张忠良由一个抗日爱国青年走向堕落,混入腐败的上层社会的过程,影片围绕这一条线,还写了一批政客、官商,有力地暴露了国民党官僚统治集团不顾民族危机和人民,大发国难财的罪恶行径和荒淫无耻的生活;第三条是写张忠良的弟弟张忠明投奔山区游击队,战后留在解放区工作。影片中三条情节线交织发展,构成了抗战前后中国现实生活的真实画卷。尤其是影片将贫与富、善与恶、美与丑等对立的人物形象及环境场景组接成富有对照意味的镜头,从而拓展了影片的表现空间。比如,素芬晚上回家后给卧病在床的婆婆喂药,而张忠良和王丽珍却在富贵华丽的卧室里饮酒调情;素芬向司务讨要剩饭剩菜,王丽珍却在豪华客厅内大喊“都要把我胀死了!”等,构成了素芬、张忠良、王丽珍之间人格品性和人生观的强烈反差。影片的最后是素芬自尽前给儿子留下了“不要学爸爸要学叔叔”的遗言,这一简短的话语,大大地深化了主题,表达了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思考。

在电影形式上,《一江春水向东流》将传统的情节剧结构与充满东方情调的诗情画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有限的画面中融入了深邃的意境,从而 产生了意味绵长的艺术效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诗出一种悲怆的意境与氛围,将观众引入一种独特的情调之中,多次出现的月亮,也具有明显的隐喻色彩。月亮第一次出现,正是张忠良和系分足情的时候,明月是他们受情的象征;张忠良要上前线前,明月第一次出现,映照着他们夫妻的依依惜别;此后月亮多次出现,映照着素芬忍受着相思之苦和第二次投入王丽珍的怀抱之前,抬头看了床外的月亮,此时的淑芬和婆婆正在月下劳动,天空中忽然飘来了一块乌云,遮住了月亮。此时的月亮,不仅仅是一种环境的展现,更是一种具有抒情和表意功能的意象。

在片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字幕也再三出现,,以此为主题的音乐贯穿始终,时时扣动观众的心弦;而月下江水默默流动的画面也不断出现,这种诗情画意的抒发,澳门银河开户平台,极大的争强了影片的艺术感染力。

上一篇:英皇娱乐酒店6月13日回购19万股 耗资30万港币   下一篇:雷佳音又没上《极挑》,他到底干嘛去了?看到他最新微博终于懂了